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教育综合教育相关

教师如惊弓之鸟,教育才步入死角

作者:佚名  来源:转载  发布/更新时间:2018-07-10 14:48:28
教育关乎千门万户,教育也就会有千万聚焦。教育承大业之千秋,教育也正处在多事之秋。
 
多年前中国最优秀的主持人倪萍,领了个“中华脊梁奖”,被李承鹏嘲讽为“确实是共和国脊梁,只是得了颈椎病”。影视界呼风唤雨的女明星范冰冰,领了个“国家精神造就奖”,过了那么多年,被小崔晒出来挤兑,“一个真敢发,一个真敢领”。
 
但如果,是一名教师,站到人民大会堂,或者央视演播厅,拿了这几个名头大得吓人的奖呢?哪怕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他样貌很寒酸,他衣着不贵气,他言谈很木讷,他举止不大方,又有谁会跳出来嘲讽与挤兑?或者真有人,他怎么来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千夫所指?
 
鲁迅界定过“脊梁”的内涵: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陶行知涵盖过教师的属性:在教师手里操着幼年人的命运,便是操着民族和人类的命运。
 
对号入座,扪心自问,天下职业,怕也只有教师,可以担得起“脊梁”这个盛名与美誉了吧。
 
可是,教育的脊梁,教师的脊梁,在这个杂糅着信仰与怀疑的年代,已经不再挺直、昂立。它越来越负荷,越来越无力,但愿,这座脊梁不要折断了,起码,不是我们把它打折了。
 
现在的孩子不好教。
 
想必,每一个为人父母的,都不会否认。
 
孩子精灵鬼怪,花样翻新,里面可能蕴含聪明、灵气,乃至异禀与天分,也可能包藏危机与险情,乃至隐患与祸害。
 
两个人,或者四个人,或者六个人,关爱一个,照料一个,教育一个,都被弄得筋疲力竭,常常还徒呼无奈。
 
而一个老师,要教育五十个,一百个,甚至几百个,上千个。负责他们的学习,关注他们的心理,助力他们的成长,还要考虑他们的学校生活。
 
这是多么大的教育任务!几个对一个都可能做得失败,但我们往往要求,一个对百个只能允许成功。
 
有多少的非教育界人士,能真正走近一名老师,尤其是一名班主任,理解他工作的负累,心灵的煎熬,以及不被理解的酸辛?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广东东莞某学校发生一起学生跳楼事件,起因是学生手机被宿管员没收,一气之下,纵身一跃,幸好下面是花圃草丛,没有酿成最惨烈的悲剧,但该生肺部及腰椎受伤严重。
 
《新京报》报道,北理工附中某学生痴迷手机,其父没收了手机,次日孩子索求手机无果,从阳台一跃而下,两天后,情绪极度不稳定的母亲也选择了同样的的方式。
 
类似的事件已经不是一起两起,而是在一起一起地发生。这也不是网络谣言,而是官方与官媒所证实的真事。
 
还有坊间传闻的,其实也基本属实的:老师找学生谈话,可能有些怒其不争,可能言辞有点激烈,学生离开办公室,转身就选择了轻生……
 
我不知道一线老师,尤其是责任如山的班主任,听到这类事件的具体反应。反正我听到“父母没将孩子手机丢到楼下,孩子也跟随手机一跃而下”的新闻时,我是惊了一身冷汗。
 
因为,我也曾经没收过学生的手机,还没收过学生的玄幻奇幻科幻小说,没收过学生的篮球足球。
 
我也曾因为学生长期不交作业,点过学生的名字。因为他上课很不用心,频频梦周公,要他在教室后站几分钟,等他梦醒后再回到座位。
 
我也曾因为学生沉迷网游,深夜翻墙去网吧,多少次后,我忍无可忍,在办公室呵斥过,批评过。
 
如果这些孩子也一时冲动……怎么办?我想着是后怕的,脊背发凉的。
 
我之前多少次,是游走在刀口剑刃上。我可能就从灵魂工程师,瞬间成了生命刽子手,我立志做百世师,转眼竟成了千古罪人。我可能一辈子被放在歉疚的火炉上烘烤,熔炉里煅烧。
 
可是,我能不管吗?有的学校在班上安装了高清摄像头,所有一切被看得一清二楚,被不定期通报。有的学校在实施“末位淘汰制”,哪个班成绩垫底,哪个老师就暂时性下岗。
 
再说,孩子的成绩大滑坡,老师能不操心吗?
 
下面是一个37秒的视频,你不妨反复看几遍。这样的孩子是一个两个吗?面临这种困境的老师又何止百千?是家庭教育的失职,还是学校教育的无力?抑或是老师的无能?
 
没有人可以一语断定。但可以断定的是,教育的无奈,教师的无力,已经在日益凸显。
 
现在的家长也不好得罪。
 
前几天,河南的一位小学老师,恐怕做梦都没想到,普普通通的自己扮演了一回被刷屏的对象,莫名其妙走红了,但他如此地身不由己,如此的悲情怆然。
 
这位老师担任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几天前,他把学生默写古诗的成绩和照片发到了家长群里,引发了部分家长的不满,然后家长们就指责他的做法。
 
然后这位老师只能道歉,可并没有获得家长的谅解。家长要求他登门道歉。如若不然就要告到教育局去。
 
愤懑之下,老师只能留下一封“辞职信”:“给个别家长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我很惶恐,深感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故申请辞去。”
 
本着为学生负责的初衷,却成了伤害家长的由头。显然,这些家长的面子、尊严是不可侵犯的,至少是凌驾于老师的面子与尊严的,哪怕是在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上。
 
他们的得理不饶人,他们的不信任、不理解、不宽容,最终让一个有着15年教龄、年届不惑的老师,做出了丢掉饭碗的不得已的选择。
 
而且,这位老师的跪求和泣告,宣示的是他个人乃至教师群体的师道尊严的崩塌:“我需要一个月2607块钱的工资养家,跪求各位家长了。”
 
如果这些对白,被纯真的孩子知道了。或者老师真的登门道歉,孩子看在眼里。他还会亲其师,继而信其道吗?
 
孩子可能会想,我老爸老妈在我面前就是奴隶,而老师在我老爸老妈面前像个仆从,我还用得着这样怕老师吗?
 
今年年初,因给孩子调座位,广东连州一小学教师与家长关系闹僵。家长在微信上给老师发了一个88元红包,老师点开了,即刻返还90元红包,但家长未收。过后,家长举报到教育部门,该老师因收受家长微信红包,而被当地教育部门处分。
 
一起“礼尚往来”的人情交往,演变成违背师德、有辱师表的铁证。因为这是关于师德评价的一票否决。
 
而前不久六安的教师讨薪维权,更是让教师的卑小弱势地位雪上加霜。为了一万多元的奖金,这群老师一部分坚守在教室上课,一部分到市政府门前情愿。
 
六安政府一声令下,大量特警出击,手起铐落,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群教师处置得服服帖帖。连一个文弱秀美的女教师,也未能逃过反剪双手、戴上手铐的待遇。
 
面对学生、家长、教育部门的多重压力,久而久之,长此以往,老师都身不由己地,成为了惊弓之鸟。还有哪个老师有那个心胆,一个也不能少?谁还愿意落得个孩子没教好,惹得一身骚?
 
于是乎,慢慢地,老师们就习惯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为这比呕心沥血,尽心尽力更安全、更稳妥、更明哲保身。
 
诚然,教育本身痼疾重重,老师队伍也必然有害群之马,千万之众的教师队伍,怎么可能不滋生污垢?但监督不等于苛责,管理不等于践踏。
 
对老师的种种苛责,大大伤害了老师的积极性,也自然放纵了我们的孩子,进而让我们的教育,加剧了恶性循环,乃至陷入死角。
 
尤其是,随着新一轮教改的到来,大班制自由选课,走班制的趋势无可逆转,没有固定的教室,没有固定的老师,教学的追责问责或许弱化,加之以内因与外因,这种情形会不会加剧?
 
“师道尊严”,本来只是赋予老师的心理上的优越和和职业上的权威。但这种优越和权威,在一点点地被消解被淡化被削弱。
 
在封建传统教育中不说,年代太久远的也不说。按我这个80后的为例,我在一所乡镇中学读书时,我们几乎没人敢和老师顶嘴,有的话就是罪莫大焉,学生对教师总存在一种发自内心的景仰、尊敬乃至惧怕,教师被蒙上了一种神秘感。尽管他们工资微薄,经济地位不高。
 
我们的家长们都对老师说:“您要打就打,要骂就骂。”这不是一句违心话、客套话。他们愿意把整个孩子的教育权连同管制权托付给老师,老师打学生骂学生,天经地义。
 
老师真的对我们有了责罚,有了打骂,我的父母都认为是挣足了面子,收到了莫大恩惠。因为孩子没了老师的管教,是绝对不成器的。
 
有一回,我爸爸和我去赶集,碰到了我的初中老师,我清楚记得,我平时能言会说、一家子顶梁柱的爸爸,一下子就变得拘谨腼腆起来,他一个大男人,涨红着脸,毕恭毕敬,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面前,只会嗫嚅着,请求老师对我严加管教。
 
还有一个我一辈子磨灭不了的印象:初中时我做班长,有一次晚自习,我对同桌笑了一下,我的老师喝了点酒,毫不夸张,瘦小的我简直是悬在空中地,被他从教室拎到教室外。
 
当走廊上凉凉的冷风吹过来时,我感觉刚刚就像做了一场梦。我在教室外,整整站了三节晚自习。
 
但能怎么样呢?离家出走,还是自暴自弃?心里一万个委屈,还得把父亲请过来,在家长的逼迫下写下检讨,承认错误。
 
而若干年以后,我发现,这位“粗暴”的老师,给了我心灵上的“创伤”,又让我痛改前非地改了很多坏毛病。而到了今天,我对他是满满的感激。
 
复旦大学的钱文忠教授曾写过一篇文章,题为《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
 
摘录他的一段话:现在的孩子骂不得、说不得、批评不得,一点挫折就接受不了!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
 
什么时候,把管教孩子的尚方宝剑还给老师,老师挺直腰杆、理直气壮,关乎一代人的教育窘境,会好转很多。
 
在写这个文章的时候,我又看到一则最新的新闻:
 
6月5日,赣州市公安局章贡分局发布了关于赣州四中发生坠楼死亡事件情况通报。
 
刘爱平,江西省赣州四中校长,选择了一种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教师生涯。
 
据知情人透露,刘校长每天到校门口诵读经典,坚持多年,意在鼓励学生阅读经典;每天早晚亲自打扫一次厕所,为的是教育学生,被媒体调侃为“厕所校长”;他坚持读书写文章,多次出版专著,在报刊开设专栏,以此来感召身边的教师。
 
悲剧的具体原因,我们无从也不便揣测,但其遗书的内容称:为学校和师生付出了全部心血,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身心俱疲。他说“在天堂里我愿意继续做老师”。
 
希望天堂里的教育能更春风拂面,春风化雨。
 
希望他没那么劳累。
 
至少,能劳而不忧郁,累并快乐着。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差,就请您
      0%(0)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查分试用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