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本站消息站主消息

相濡以沫六十载,四世同堂享晚年

作者:陈芳琴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更新时间:2019-05-22 11:21:21

  【陈具才写在前面的话:这篇文章是小妹陈芳琴前段时间发的微信美篇,我只是稍作改动,换了题目。小妹是我们兄弟姐妹七人中最具孝心的一位,她流露于屏幕上的文字完全是她的真情实感,所写故事也真真切切。在这里,我在为小妹点赞的同时,更想籍此祝福二老晚年幸福!】

相濡以沫六十载,四世同堂享晚年

——散记于2019年春夏之交

陈芳琴

  爸爸陈发祥,生于1938年9月12日(农历润7月19日);妈妈李秀珍,生于1943年10月15日(农历9月17日)。上图是1961年的爸妈。这时爸爸23岁,年轻帅气,妈妈18岁,漂亮大方 。妈妈说这张照片是她们结婚后快一年的时间照的,也是爸妈幸福生活的唯一见证。爸爸由于识字,一辈子没下过大苦,年轻时当了几年民请教师,之后又在生产队上当了几年保管员和会计,一直到包产到户。妈妈除了在家操持家务,看管孩子之外,最重要的任务是要去生产队参加体力劳动,养家糊口。

  妈妈高挑的个子,笔直的身材,大眼睛,双脸皮,扎着两个大辫子,可以说是秀外慧中(他们姊妹三人都遗传了姥爷、姥姥的优点,老姨跟老舅也都是高个子,双脸皮),可惜的是她孕育的七个子女(四男三女)们,各个都是丹凤眼,三个女儿的身高和长相没有一个抵得过她的。有时我们会开玩笑地说,“妈妈怎么养育了这么丑的三个女儿呀”,妈妈会笑着说,“我的女儿我怎么看都好看”。

  上图是1985年,42岁的妈妈。左边是大哥陈进财之女贇菊,怀里抱的是二哥陈具才之子鸿儒。当时条件艰苦,照相必须要到五六里路之外的镇上去。这时二哥已经工作,我们家条件相比以前,好了许多,能给孩子照周岁纪念照的就可以算得上是思想先进的了。这时候妈妈的大辫子已经不在了,换成了剪发头,从照片可以看出,丝丝银发从妈妈的墨发中钻出来了,皱纹也悄悄地爬上了妈妈的额头。

↑老爹七十大寿

  2007年9月,我们给老爹贺了七十寿辰。这时的老爹身体还比较硬朗,只要天气允许,每天早上都要背上粪背斗出去溜达一圈,记得当时老娘天天在儿女们跟前唠叨,批评老爹给孩子们不给面子。可是老爹从来都听不进去别人的劝说,义无反顾。直到好几年后,我们才明白了老爹是为了锻炼身体。当时都没有小车,回家大多时候是乘坐公共汽车,孩子们每次回家他都要跑到镇上去接,双手拎上东西走路比我们不拎东西的还快。

↑前来贺寿的两位老人,左一是弟弟王志伟的岳母,右一是老爹的至交李国雄

↑我与老妈

  老娘六十岁后身体大不如以前了,开始有点驼背了,走路也没有以前快了。究其原因是老娘年轻时候,下苦太多,背、拉、担等都不在话下。在农业社时,她给家里挣的工分最多,修梯田她跟男人们干一样的活,割麦子她比男人们厉害的多……在我的印象中,没有任何活能难得住她的。老娘还有一双巧手,裁剪缝衣是她的拿手好戏。当时我记得我们家是生产队上最早有缝纫机的一家,尽管孩子们很多,生活非常困难,但在爸爸的努力下,妈妈的巧手中,孩子们都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

  上图是2011年,儿孙们悼念对自己儿孙疼爱有加、但对自己非常吝啬的我最亲的奶奶去世十周年。

  爷爷系单传,与奶奶生有一儿一女。奶奶祁秀英四十多岁便丧偶,守寡近五十年。去世前,老爹悉心照料,不离左右,直到咽气。老爹和老娘是奶奶身边唯一的儿子和儿媳,封建思想较严重的奶奶重男轻女,可是对我老娘的关照却一点都不马虎。多少年来,婆媳之间从未红过脸。这对老娘以及后来的我们来说,就是一本活生生的教材。通常情况下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的,可是老娘跟四个儿媳妇的关系都非常融洽,在她眼里,儿媳妇跟女儿一样亲,因此她也受到了儿媳妇们的爱戴和尊敬。

  ↑前来悼念奶奶去世十周年的大舅李贵,也是妈唯一的弟弟

  ↑2012年8月,在老娘的七十大寿上

  随着年龄的增加,老娘近年来驼背更严重了。不再有往日矫健的步伐,但是对儿女们的牵挂却与日俱增。如果儿女们太忙忘记了打电话问候,她肯定打电话给孩子们,通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吃了吗?好着吗?忙吗"。老娘由于晕车特别厉害,基本上没出过远门,年轻时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皋兰。现在孩子们都好过了,基本都有小车了,但是老娘还是怕坐车,几乎天天都待在家里,不肯出门,更别提去远处旅游了。

  ↑四世同堂给老娘拜寿(前排左起:郭东霞-三嫂,陈芳英-大姐,陈芳莲-二姐,母亲,父亲,陈芳琴-本人,陈亮-大哥之子,马艳霞-陈亮妻;后排左起:王国权-二姐之婿,任习榕-大哥之婿,陈具才-二哥,梁继忠-二姐夫,陈智才-三哥,陈进才-大哥,王惠君-大嫂,谢映林-二姐夫,石建军-我之夫)

  ↑前来给老娘贺寿的闺蜜高淑兰

  ↑爸妈的第一个曾孙陈昱帆

  ↑2014年正月,二哥的儿媳张梦婷第一次来老家看望爷爷奶奶,两位老人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2015年3月,大姑子去新寨老家看望妈妈

  ↑2016年9月,妈妈在家试穿小女儿买的新衣服

  在敦煌的月牙泉和莫高窟游玩(左起:大姐陈芳英,大嫂王惠君,老爹,侄女陈赟菊,二姐陈芳莲)

  2015年10月,侄儿鸿鹄(二哥之子)孩子的满月,给我们提供了一次去敦煌的机会,也是老爹第一次跟孩子们去远行。在爬鸣沙山时,还担心老爹爬不上去,可事实证明担心是多余的,不但不要孩子们扶,而且他还是背着手走上去的。从照片上可以看出来,老爹玩的特别开心,也是从这次之后,我才许诺一定要带老爹再去其它地方玩玩,老人更需要旅行,享受一下外面的生活,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以此来弥补年轻时留下的遗憾。

  2017年9月,老爹在渭源河口的和凤园大酒店过八十大寿。这次孩子们把老爹居住在渭源的几位亲家也邀请来了。参加照相的有30人,另外有三位由于中途有事,提前离开了,共计33人。四世同堂,年老的谈古论今,年轻的举杯畅饮,年少的跳上窜下,老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二哥陈具才的岳母(右二)、三哥陈智才的岳母(左一)以及我的婆婆(右一),与老爹老妈同坐一桌,庆贺老爹80大寿

  饭后,几位老人去了渭源火车站(左起第一个是我的婆婆,第二个是二哥岳母,这几位老人都是第一次去)。该车站于2016年10月开工建设,2017年9月29日投入使用。

  过完80大寿的第二天,儿女们陪老爹和老娘爬上了老君山顶。(图中右起:老妈,二姐陈芳莲,老爹,大姐陈芳英,弟媳王香香)

  ↑老爹的成都之行

  2017年10月,由于我女儿石璇这时已从川大读研毕业,参加工作,吃住都不成问题,因此我跟二姐陈芳莲商量,利用国庆放假,领上老爹和婆婆去成都旅行。由于婆婆常年有腿疼病,走不了长路,只去了四川大学校园转了转。而老爹除了血压稍微有点高之外,再没任何问题,领老爹相继去了宽窄巷子、杜甫草堂、锦里、春熙路、熊猫基地、都江堰等,使老爹生平第一次感受了地铁。

  去成都的第二天,我领老爹、婆婆、二姐去了四川大学。

  去成都的第四天,女儿利用周末休息时间,陪姥爷和二姨去都江堰。一路上有女儿的照顾和讲解,老爹特别开心。老爹中等身材,偏瘦,中共党员,曾经的人民教师,如今地地道道的农民。从我记忆时起,他一旦外出,一定会戴上他的宝贝——我记忆中就有的一副石头镜,看上有点“老学究”风范。这副石头镜陪伴了他多少年,我也说不清楚,但我可以感觉的到,这幅石头镜按照现在市场价来说肯定价格不菲,平时保管都非常精细,一定要放在温度比较低的地方,从来不允许别人试戴。

↑在甘谷大象山(前图左起:二嫂甄立萍,本人陈芳琴,老爹,侄儿鸿儒)

  2018年暑假,我和二哥一家领老爹去甘谷大象山一日游。

  ↑分水岭上(左起:三哥之子陈鼎强,大哥之子陈亮,三哥陈智才,三嫂郭东霞,侄媳马艳霞,老爹,二哥陈具才,二姐陈芳莲,本人陈芳琴,二哥妻妹之女李进)

  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姊妹几个又领老爹在渭源境内四日游,相继去了莲峰马鹿山和首阳山、五竹渭河源、渭源与漳县交界处的分水岭、会川双石门、田家河元古堆、上湾南谷新村等地。

  ↑刘家峡黄河岸(前排左起:马艳霞,陈红-二姐之女,陈芳琴,王惠君,陈芳英,老爹,陈具才;后排左起:石璇,王蕾-小弟之子,陈亮,陈智才,王志伟-小弟,王香香-小弟妻,郭东霞-三嫂)

  2018年底,侄女王蕊(弟弟王志伟之女)结婚,老爹随大家去了刘家峡一趟。可是就是在这个冬天,老娘由于腰椎间盘突出住院,这是她第三次住院(第一次是1994年,甲状腺手术;第二次是2016年,患严重感冒)。在医院的几天时间里,儿子和儿媳,女儿跟女婿,孙子和孙女等等都跑了个遍,只要有空就都往医院里赶。我为了多在医院陪伴伺候她,在不耽搁工作的前提下,没签到也没签离(感谢校长对我的理解与支持)。记得住院第五天晚上时,侄女贇菊把老爹从新寨老家也领到医院来了,她想给大家一个惊喜,提前没有告诉任何人。碰巧病房里再没有其它病人入住 ,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都是老爹在寸步不离的照顾老娘,在他的悉心照顾和陪伴下,老娘心情格外舒畅,身体恢复的也比较快。这次亲眼目睹了两位老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后,悟出了一个道理——十个儿女也抵不住一个老伴,同时对"少来夫妻老来伴"这句话有了更深的感触。老娘由于一来晕车,二来身体不是太好,最终没能参加上孙女蕊蕊腊月的婚礼。

  2019年,76岁的老娘还停不下她手中的工作,只要有空,针线活就开始了。多少年以来,全家男女老少、亲戚朋友们几乎都衬的是老娘做的鞋垫。

  今年农历二月初二是爹娘结婚60周年的纪念日(钻石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按理来说是应该大贺的,但是他们俩都非常低调,死活不肯,因此我只能将2017年的这张照片装框,作为钻石婚礼物送给他们俩。老爹说,像他们这样一起走过60年的,方圆几十里附近只有两对,很是自豪和幸福。

  但丁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如今对于超过不惑之年的我来说,感觉特别幸运和幸福。只要有父母亲在,永远就会有割舍不下的牵挂和千叮咛万嘱咐的问候。岁月像一把利刀,无情地在老人的额头刻下一道道沧桑,我只能在心底里默默祝福:愿他们健康百岁、快乐无边!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好,就请您
      100%(5)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差,就请您
      0%(0)

栏目导航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查分试用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中老年朋友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