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它山之石触动人心

儿媳笔下的公婆

作者:薛卉琴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更新时间:2019-05-17 07:39:08

  【陈具才写在前面的话:文章作者薛卉琴是一位工作勤奋、爱生如子的教师,事迹感动了无数人。文中的“父亲”便是她的公公张生复。张老先生是我中学的数学老师,八十多岁的他是个奇人:一是退休二十多年了,不在城里安享晚年,而是坚守乡下老家,每天都在干农活;二是乐于助人,团结邻里,经常组织和参与村社农民的集体活动;三是这位老人每天仍在坚持学习,写政治笔记……这里发几篇薛老师的记事文章,表达我对张老师的敬爱,并盼先生健康快乐、百岁不老!】

 

“尴尬”的幸福

薛卉琴

  半夜醒来,再无睡意。想起昨天公众号推出的《送寒衣》引来很多网友的质疑,有点尴尬的同时,也倍感幸福。

  最先质疑的,是原苏州大学教育学院的陈教授。周六是寒衣节,当我将自己第一次在父母坟头送寒衣时的心情发在朋友圈时,陈教授第一时间给我发来信息:“怎么看不懂?”

  看不懂,怎么可能?正在我纳闷的时候,陈教授又发来第二条信息:“我记得您父母健在啊,不是前些日子还一起收土豆的吗?”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我以前发在朋友圈的一些信息误导了大家的思维。

  “您看到的,是我的公公婆婆。”我赶紧回复。

  “啊?这么说,跟公婆相处很好!一直说,父亲送你一程又一程,真以为是亲爹!”显然,对于我的回答,陈教授很意外。我告诉他,公婆对我很好,胜似亲生父母。和陈教授的交流中,我感受到他对我和公婆之间的关系很欣赏。

  在跟陈教授交流的当儿,我又陆续收到很多网友同样的质疑,看来,我真得好好解释一番了。

  我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换句话说,我还没有长大,父母就离我而去,他们没有享受到我一天的孝敬!九四年师范毕业,九五年母亲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两年后父亲因胃癌追随母亲而去。“子欲养而亲不待”,父母含辛茹苦将我们拉扯大,可当我们刚刚有能力回报父母时,他们却双双离我们而去,把无尽的遗憾和伤痛留给了我们姊妹四人!我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种遗憾更让人心痛的事!

  结婚之后,公婆待我如亲生女儿,时时呵护,处处宠爱。在婆家,我重新获得了父母无私博大的爱!因为我深切感受过“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所以,我也视公婆如亲爹亲娘,时时牵挂,处处孝敬。二十多年来,我们相亲相爱,感情很好。

  记得婆婆在城里给我带孩子的时候,我常常陪她逛街。她的老朋友见到我们,都会这样问她:“这是你女儿吗?”婆婆也会不假思索很骄傲地回答:“是我女儿!”记忆中,婆婆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我是她儿媳妇。

  记得十年之前,一次,我和老公吵架,闹得有点凶。我躺在床上伤心地大哭,婆婆坐在床边心疼地小哭。我那会年轻不懂事,给婆婆赌气,说不跟老公过了。没想到婆婆拉着我的手,轻轻抚摸着我说:“好,咱不跟他过了,咱娘儿俩一起过!”当时,我心里很温暖,很感动。我觉得,坐在我身边的,不是婆婆,而是生我养我的亲妈!我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这样好的婆婆吗?

  我一直认为,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儿媳!公婆给了我原本失去的父爱和母爱,也给了我弥补遗憾的机会。平时,公婆亲切地叫我的小名,我也很自然地称二老“爸爸妈妈”。这声“爸妈”是发自内心的,以至于我常常会忘记九泉之下的亲爹亲娘!很多时候,我和别人说起公婆,都会不经意地称“我爸,我妈”,也常常引来很多人的误解。说实话,二十几年,都叫成了习惯。

  平时,我喜欢回老家,喜欢和父母呆在一起。在他们身边,我会感受到一种禅意的宁静,一种恬淡的超然。这种宁静和超然会让我的心身完全放空,灵魂获得洗礼。自然,我也喜欢将这种洗礼分享。于是,老家生活的点点滴滴都会成为我笔下温暖的文字,老屋前后的一草一木都会成为我镜头里幸福的聚焦。因此,所有人都误以为,我文中屡屡出现的“父亲”和“母亲”就是我的亲生父母,他们还健在!

  说实话,若非清明节,若非寒衣节,若非父母的忌日,我还真没觉得父母已不在!公婆给了我父母的一切,我也将对父母的遗憾尽全力在公婆身上予以弥补。无论在我心里还是文章中,没有“公婆”一词。公婆就是我的亲生父母,二者已难分彼此!

  我想说,《送寒衣》的尴尬,是幸福的。我更愿这种幸福的尴尬能给日渐逼近的寒冬带来一丝温暖,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丝温馨。

  愿岁月静美,世界安好!

  

猜猜我们种什么

薛卉琴

  清明小假,照例回老家陪父母。

  因等兰州的四弟,回到家已是下午一点。门开着,父母不在家。我们知道两位老人又去地里劳动了。昨夜的雨雪滋润了干涸的土地,墒情尚好,正是播种好时节。有着深厚土地情结的老父亲此时是不会闲着的。

  放下东西,我们也去地里。父母在阴山的“双叉叉”地里种油菜。这是一块坡地,前几年给堂弟种。今年国家投资修梯田,地是推平了,但这样一来,也不怎么长庄稼,因此,堂弟不种了。老父亲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好好的地荒着的,因此,近一垧地,父亲决定种油菜。

  其实我们知道,这块地种什么都不会有收成。土地本来贫瘠,好几年都没有上过农家肥,加上气候干旱,十几年前三弟经营的时候,收成就不怎么好。自三弟到城里开公交车后,地没人种了,荒了几年。后来又给堂弟种。堂弟种了几年,尽管施肥耕耘,收成却不怎么尽人意。今年地推平了,坡地上能长庄稼的土壤都填没了,新翻出来的土壤是“死土”,如果不大量施肥,是不会长庄稼的。然而,父亲执意要种,我们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权当陪父母锻炼身体了。

  父母的耕作方式可谓“返璞归真”了。没有耕牛,没有犁。一把锄头,一双手,足以。

  父亲把油菜籽和在土里,装在他使用了四十多年的脸盆里,一手抱在怀里,一手不停地撒着。等油菜籽撒完了,再用同样的方式把化肥撒在地里,然后用锄头在地里划道道。别看整个劳作过程近乎游戏,可是在一垧地里均匀地划上道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当了一辈子老师的父亲干任何事情都很严谨,就连这样在地里划道道,都有严格的规定:一锄头挨着一锄头,距离不能大,也不能小。

  我和老公、四弟接过父母手中的锄头,严格按照老父亲的要求,一丝不苟地开始划道道。

  十岁的小侄女对这样的“游戏”很感兴趣,她一边乐此不疲地跟我们一起劳动,一边问爷爷:“爷爷,去年我们种的油菜呢?”

  爷爷笑着回答:“去年的地干,油菜没长好,今年下了雨,油菜一定能长好,到时候,你回老家就有油吃了。”

  爷孙俩的对话,让我想起去年种油菜的情形。那是父亲生日那天,时令一过小满。我们回家后,父亲说要补种油菜,因为之前种的油菜出苗不好,且大部分被虫子吃了,地基本上荒了,父亲不甘心。我们都知道,那时已过了种油菜的季节,种了也不会成熟。但我们还是乐呵呵地陪老人完成了心愿。因为在我们心里,让耄耋老父开心是最最重要的事。一辈子视土地为生命的父亲退休后,说什么都不肯在城里“享清福”。对他来说,离开了土地,城里的生活就是再好也是受罪。他执意要和母亲回老家,守望养育了祖祖辈辈的黄土地。我们理解父亲,懂得父亲的心情,也尽量利用双休和节假日陪父母劳动。只要父母开心,安康,我们愿意一辈子陪二老守望!

  去年种的油菜终究颗粒无收。还记得去年秋天,当别人家的庄稼都上场的时候,在我们家的地里,油菜花却开得正艳。父亲嬉笑说,这个季节,谁家的地里还能开出这样好看的油菜花呢?其实,对我们来说,有没有收成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到父亲脸上阳光般的笑容。

  “到底人多力量大。我和你妈计划三天完成工作,半天就完成了。”父亲看着磨得平平的油菜地,很是高兴,那双深深凹陷的眼睛里,仿佛满是金灿灿的油菜花,黑黝黝的油菜籽。

  看着老父亲开心的样子,我们都会心地笑了。

  回到家,我把劳动时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并附上一句:“清明前后,栽瓜点豆。猜猜我们种什么?”很多朋友看到照片,都感到奇怪,毕竟这样的劳动场面现在的确少见。于是,有人说是种土豆,有人说是种胡麻,有人说是种大豆……一位知情的老友回复:撅头当杠子,墒情也不行。权且种希望,聊慰爷孙情。

  哈哈,还是老友懂我们!一把锄头,一双手,我们种的,是一种情结,一种希望,一份恬淡,一份健康,一份快乐,一份孝心,一份深情!

  猜猜我们种什么?“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2018年4月7日晨

(转下页)

[1] [2] [3] [4]  下一页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差,就请您
      0%(0)

相关资料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查分试用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中老年朋友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