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渭源人事渭源当今

灞陵桥随想

作者:王 忠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更新时间:2015-05-11 17:25:45

  灞陵桥,我心中的桥,难忘的桥。
  记得60年前的一个秋日,我,一个山区的农家子弟,啃干馍,喝泉水,翻山越岭,走了整整一天,才踏进了渭源中学的大门,成为一名初中生。从此,我结识了灞陵桥。
  那时的渭源中学还没有操场,每天清晨,校长和老师带领全校学生出南城门,越灞陵桥,登老君山,进行晨练。我们一群学生,最兴奋的就是飞越灞陵桥,脚下的隆隆声,如战鼓,似号角,振奋得一群羽毛未丰的雏燕象鹰一般飞过天桥,纯真向上的心愿鼓满了强劲的风。
  渐渐地,我爱上了灞陵桥。
  桥因水踞。灞陵桥座落在渭源县城南的清源河上,清源河是渭水的正源,流经县城东的书院村时,与禹河相汇,成为渭河,灞陵桥是千里渭河第一桥,“桥头看月色如画,田畔听水流有声”,美极啦!
  灞陵桥——艺术的桥。全省唯一,全国唯一,世界也唯一,是件绝世孤品。结构独特,工艺精美,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艺术价值,堪称一绝。
  灞陵桥——古老的桥。它始建于明洪武年间,清同治末年被毁,左宗棠部属统领梅开泰重建。1919年仿兰州卧桥设计与重建。古桥迄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桥者,水上之路也。灞陵桥除为当地百姓造福外,还是昔日“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枢纽。遥想当年,商贾云集于斯,使者相望于道,驼铃响彻古城。中国的丝及丝织品源源不断经渭河流域运往西方,促进了中国和欧亚非各国人民的友谊。而时序的迁流,节物的变化,世事的升沉,荣辱的得失,也无不为灞陵桥留下深深的烙印。古老的桥, 仰俯天地,丰饶古意,婉约清新,自成高格。
  灞陵桥——文化的桥。玲珑古桥,不知拨动了多少名人的情感心弦,赋诗低吟,题词浅唱,送匾歌颂,写对赞扬。蒋介石、孙科、于右任、林森、杨虎城、何应钦、裴建准、启功先后题了匾额、碑文、对联。另外,汪精卫、徐显时也都题写了匾额和碑文。清代陕甘总督左宗棠在此留下了“南谷源长”的题匾,清代诗人杨景熙则写诗赞道:“闲眺城边渭水流,长虹一道卧桥头。源探鸟鼠关山月,窟隐蛟龙秦地秋。远岸斜阳光射雁,平沙激石浪惊鸥,一帆风顺达千里,东走长安轻荡舟。”我想,古桥的文化情韵,若与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和晏殊的“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进莺花第几桥”相比,恐怕毫不逊色吧!
  灞陵桥——革命的桥。1936年,北上抗日的红军,渭河饮马,桥头磨刀,血战敌人,攻克渭城,为人民播下了革命火种。渭河砥的英雄儿女,踏上了革命的征程,前仆后继,流血牺牲,迎来了古城的解放。灞陵桥,英雄的桥,豪情万丈,更显英姿。
  灞陵桥——启迪的桥。每每过桥,我就心潮澎湃,幻想着有朝一日成为一名工程师,也造一座与灞陵桥相媲美的桥;有时心里奇痒,想成为一个耍笔杆子的人,写出象灞陵桥上那样美妙的诗;有时春潮涌动,想当一名画家,画人物,绘山水,描花鸟,虽不能墨浓笔酣,情驰神往,但只要不是“画虎不成反为犬”,能营造欢乐气氛就行。我在桥北神游,又在桥南意迷,幻来幻去,幻得我心比天高,终于在一片混沌朦胧中告别了母校,拜拜了古桥,踏上了人生崎岖路。
  60多年过去,应王琪先生之邀,我心怀歉疚,又回到了少小梦游之地——渭源古城。到达的当天晚上,我迫不及待约上王先生,去看望母校旧址,观赏古城夜景,眺望久别古桥。看呀,那垂柳依旧拂岸,绿荫绕堤;那明月照样映水,灯汇繁星。我鼻子一酸,忍不住的热泪溢出了眼角,这苦泪,只有久别还乡的游子才能独有。翌日清晨,与亲友一起,急奔灞陵古桥,拜见我已别六秩春秋的启蒙老师。来到河边,止步桥头,我抬头望,出神地望。啊!真是天上人间,恍如一梦,我激动万分,不由得涌出一首不是诗的小诗,以抒胸臆。
少小常越灞陵桥,脚下生云身轻摇。
待哺雏燕蠢蠢动,欲乘东风冲九霄。
风雨兼程人生路,随波逐流似萍飘。
临河无颜长虹望,皮囊着涩愧对老。
  我移步登阶,从桥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回到这头,抱抱廊柱,摸摸倚栏,侧耳听听她的呼吸,仰面看看她的容颜,心读对联,品味题词,我心中的古桥啊,风吹浪打春犹在,日晒雨淋品更高,今天,她已引得中外游客,纷至沓来,游览观光。真是:
漫漫史册,话不完渭源沧桑。
浩浩长歌,唱不够灞陵风光。
  告别时,我突发奇想,想着有一天,渭河之桥,长江之桥,黄河之桥,再加上将来兴建的台海之桥和北京天安门前的金水桥,桥桥相连,水水相通,让华夏的桥与水把我们伟大民族不可分割的情感永远沟通。
  注:“老”指老人,老师和老年。

 


 

【灞陵桥有关资料,作者杨世明】

  灞陵桥:位于渭源县城南门外渭河南源的清源河上,系渭水第一桥。始建于明·洪武年(公元1368-1398年)间,宛如两巨人伸臂紧握在一起,形成弓形桥,故俗称握(卧)桥。明·征虏大将军徐达亲笔题名“灞陵桥”。清·同治年(公元1862年-1873年)间,左宗棠部属统领梅开泰又重建过一次,陕甘总督左宗棠题写“南谷源长”的匾额。
  以前所建皆为平桥,“既济行人,复通车马”,其利薄矣,然每年若遇山洪暴发,水势陡涨,桥墩几度被洪水冲毁,形成了边建边毁,毁而复修的状况,修建频仍。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先后由渭源县知县黎之彦、马象乾等倡议主持,由乡绅白玉端、徐立朝督工,著名木工莫如珍掌尺,仿兰州雷坛河卧桥样式,在县城南门口新址修建,建成纯木悬臂拱桥。民国九年(1920年)地震后,桥身开始倾斜,危及行人安全。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知县王端甫倡议维修,组成由徐士骏、戴永禄、辛仲武等地方人士参加的桥工委员会,重建该桥,时称“波涛工程”。这次以由建设科科长黄治中督工,本县柯寨村木工何遇江、何遇海2人为技师,杨大师杨宗荣为贴尺,到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八月竣工。这座桥南北坐落,全长40.2米,跨径29.5米,桥高15.4米,桥面宽4.48米。全桥分为15间、64柱、有台阶通道3条,其中两旁小道供老百姓通行,中间道较宽,称“官道”,供达官贵人通行。配有扶手栏杆。桥顶覆以灰瓦长廊,与桥两端飞彩挑阁式的廊房浑然一体。桥面与桥的底部,每排10根方木并列为11组,从两岸桥台底部逐次递级飞挑凌空卧起。在10根粗壮的方木中间,又交替相夹同样粗壮的方木9根,从两岸直线伸向河心,与顶端一挑横木相互衔接,使桥体成半圆形状。远眺如长虹卧波,典雅美观。经过此次维修,桥身由原来的单梁变成叠梁,再经画师曹海山绘画。竣工后呈请中央及本省要人题词纪念。蒋介石题写“绾毂秦陇”;孙中山长子孙科题“渭水长虹”;辛亥(宣统三年)革命元老、著名书法家于佑仁题写了“大道之行”匾额;林森题“舆梁利济”;爱国名将杨虎城写了“鸟鼠溯灵源,雪浪云涛,东行汇泾渎黄河,函关紫气;陇秦资利涉,月环虹跨,西望是金城杨柳,玉塞葡萄”的对联;何应钦写了“鸟鼠烟云足画图;灞陵飞雪饶诗思”的对联;甘肃省著名书法家裴建准题写了桥名;鲁大昌题“源头津渡”;谷正伦题“利济群伦”;汪精卫题“关中八川、灞注于渭、渭则源自鸟鼠,昔日首阳,今之渭源……”汪精卫还撰写了碑文;另外,汪兆铭、徐显时等人,均为灞陵桥题有匾、联语、碑文、诗文。清代诗人杨景熙有《渭水东注》赞曰:
  “闲眺城边渭水流,长虹一道卧桥头。
  探源鸟鼠关山月,窟隐蛟龙秦地秋。
  远岸斜阳光射雁,平沙激石浪惊鸥。
  一帆风顺达千里,东走长安轻荡舟。”
  灞陵桥结构精巧,工艺精湛,具有很高的科学研究价值,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中国古典伸臂木梁桥的代表。2006年,国务院公布的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灞陵桥名列其中。
灞陵桥是我最初见到的一座古典纯木结构伸臂曲拱单孔型廊桥,一字横跨在渭河上,与临水的如小家碧玉的石墩桥和小木吊桥相比,这座桥梁更像一位明眸眺望的大家闺秀。桥上暗红色的木柱支撑着飞檐吊脚的屋宇,挡住了渭河上的风风雨雨,桥下更大的一些石条,矗立在两岸支撑着桥梁,主桥两边各有一座对称的小亭子,又在风雨中与长长的廊亭相依相伴。
  水上的桥经历着风风雨雨,千年永驻;水面倒映的桥,又在清风的柔波中,随水纹一波一波轻轻晃动,给水边的人们许多缥缈、美丽的梦想。
  清晨早起的老人们闲坐在廊亭上聊天,一位满脸沧桑的老人正讲述他戎马生涯中曾经历的一次辉煌战事。老人的声音大而洪亮,刚走近桥头的小亭阁,便听得清清楚楚。在渭源县城,似乎不需要太多的内敛和保留,人们应该是洞悉了“导洪荒禹王登鸟鼠、耻周粟夷齐隐首阳、巡秦城始皇驻跸、安汉塞奉世屯边、蜀姜维失算云盘岭、隋炀帝寻探渭水源、唐蕃鏖战武阶驿、王韶劝归俞龙珂”等的故事,懂得珍惜,也懂得随性地生活。
  渭源的名人很多,有方术之士封衡、小说家王嘉、抗金英雄王德、云南知府张文泰、水司丞李成蛟、雄居陇右千载的赵土司、仁术传家的张登海、仪同少师李安、武探花潭象鼎、庆坪孝子仁四狗等,那些在边城风风雨雨守护的故事,应是这一座座桥上经历着世事的人们,将渭源县的故事讲述给每一座扎角楼,每一寸渭河水,再传递给游历于渭源县的每一个人。
  现在,灞陵桥虽不利于“车马通行”,但“仍然容巨流,避浪击”。
  一座古典纯木结构卧式悬臂拱桥,能够支撑640多年的风云变迁,承受住三朝三十八代的沧桑变幻,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在中国桥梁建筑史上,有着辉煌的一页,《中国桥梁史话》和《中国桥梁史》等专著都将灞陵桥作为大跨度、无支柱、拱形木制桥梁的典范,图文并茂地收录其中。 

西部奇构、陇上廊桥珍品——灞陵桥
杨晓冰

  “灞陵腾跃跨云天,崖柳朦胧锁雨烟。一泻随心石孟浪,清波渭水涌珠璇”。这是汪弘祺先生对家乡名桥的赞美和绘描。灞陵桥早在上世纪初就已饮誉华夏文化,入编《中华名胜大辞典》和《巧筑奇构》等专著。而今,她以婀娜秀美的靓丽容姿吸引中外游人,成为大西北上镜率最高的华夏廊桥珍品。
  灞陵桥,位于渭源县城南河滩清源河上,近百年来,如长虹似巨龙的灞陵廊桥,因其可与北宋名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的汴梁虹桥相媲美,而成为渭源县和定西市旅游标志。
  号称“渭水长虹”、“渭水第一桥”的灞陵桥,距黄河第一支流渭河发源地鸟鼠山品字泉约10公里。据史料记载,明洪武初,大将军徐达率兵西进,在渭源县城东锹甲铺与元将李思齐展开激战,结果元军大败,只好退守渭源城,且拆了渭河桥。此时正值暴雨连天,渭水陡涨,将明军阻隔无法涉河攻城。徐达连夜组织将士修桥,却因水势过猛卷走水中的山石木料。正在将士一筹莫展之时,来一谋士建议“木笼装石投放河底,垒成桥墩,再架桥面”,徐遂采纳,果然奏效,终修成一桥。徐达即命军士过河绕道临洮截断元军退路,自己亲率大军攻城。元军大势已去,只好投降。为纪念这一事件,徐达根据部下“渭水通长安,绕灞陵,当为玉石栏杆灞陵桥”的建议,亲笔题名“灞陵桥”,配以玉石栏杆,这时的灞陵桥“既济行人,复通车马”。因它是千里渭河上的第一座桥梁,自古便称其为“渭河第一桥”。
  灞陵桥始建于明洪武年间(1368年),初为平桥,因“木笼装石为墩”,每遇水势陡涨,桥墩易于冲毁,屡修屡坏,常为士绅乡民忧虑。据清修《渭源县志》记载,经士绅乡民多方捐助,于清同治年间(1862年—1874年)又重建过一次。民国八年,先后由渭源县知县黎之彦、马象乾等倡议主持,由乡绅白玉端、徐立朝督工,陇西著名木工莫如珍掌尺,仿兰州雷坛河卧桥式样,在县城南门口新址修建。建成今纯木悬臂拱桥。民国二十一年,由县政府倡议修复维修,组成徐士骏、戴永禄、辛仲武等地方人士参加的桥工委员会,由建设科科长黄执中督办,本县柯寨村木工何遇江、何遇海2人为技师,杨大师杨宗荣为贴尺,到民国二十三年八月完工。桥身由单梁变成叠梁,再经画师曹海山绘画,艺术水平皆过以前,竣工后呈请中央及本省要人题词纪念。1981年,该桥由于高超的建构艺术和科学价值,被列为甘肃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4年~1986年省文化厅拨款再次维修。
  灞陵桥是一座古典纯木结构伸臂曲拱单孔型廊桥,结构严密,气势雄伟,双坡式飞檐,四角斗起。它的设计、建筑结构、式样和彩绘等,都具有我国古典民族建筑特色。南北而卧,全长约40米,高15.4米,跨度2⒐5米。桥底部以每排10根粗壮圆木纵列11组,从两岸桥墩底部逐次递级飞挑凌空握起,桥身高耸,悬妙陡险,“能容巨流,避浪击”。飞檐式廊房的屋顶有瓦遮雨雪,坚实耐用,沿袭保存至今的廊房每间宽3米,共13间64吊柱。由14排吊柱提拦,每排4柱,两两分置,形成双侧挂栏。桥面由中道与双侧挂栏共3部分组成,中道宽3.2米,挂栏各宽0.66米,呈踏步状通道,总宽为4.52米,栏杆扶手可助攀登,亦可凭栏眺望。桥两端各有宽敞雄浑的卷棚式桥台与桥身连成一体,既为通道,也是厅间,琉璃瓦顶,脊耸兽飞,典雅别致,轻风吹拂,风铃叮咚,悦耳怡人。整座廊桥雄伟壮观,结构独具,工艺精美,既具有浓郁的民族建筑艺术风格,又有较高的科学研究价值,甘肃独一无二,国内桥梁建筑中实为罕见。桥的座落方位和四周环境的参差错落,格局的经营,与四邻风光的巧妙融合,构成完美的西部民族艺术风情。该桥紧紧牵系着东南君山秀峰和北部七圣峻岭。两岸山峦对峙,平远的河道无论远近,都可看出高耸的桥身被蓝天和盘托出,显得明净壮观,形成长虹卧波、蛟龙横卧之势,彩绘的桥身梁柱、椽檐斗拱,与周围暮蔼静谧、炊烟缭绕的村郭田园相映衬,愈发显出桥身的典雅秀丽、朴厚温静。两岸草木繁荣,杨柳依依,白杨婷婷,陪衬着她的多姿情态,真有“色不待丹碌之采,山不待空青不翠”的诗情画意。蓝天白云映衬,桥下渭水东流,好一幅长虹卧波壮美图,素朴古雅的明代佳构从历史深处走来,此等匠心风韵,巧夺天工地体现了我国特有的某种园林建造手法,参差互补,达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至高境界。灞陵桥从人们的记忆深处显现,从祖国西部的历史隧道款款走来。历尽沧桑,饱经忧患,在渭河源头以其婷婷婀娜的容姿,定格为一种东方民族传统文化的象征。
  灞陵桥历来吸引着无数名人、学者、书画家、诗人骚客、摄影者和新闻记者,数百年来留下难以数计的诗文笔墨,纪实写真。左宗棠、于佑任、蒋介石、孙科、杨虎城、林森、何应钦、汪精卫、徐显时等人,均有题匾、联语、碑文诗文赞赋。现代文化界、政界的裴建准、高平(原作协甘肃省主席)、顾颉刚、启功也有题匾、联语、诗文留存。该桥成为定西市乃至陇上集古今名人笔墨诗文最多、规格最高的桥。清诗人有《渭水东注》赞曰:“闲眺城边渭水流,长虹一道卧桥头。探源鸟鼠关山月,窟隐蛟龙秦地秋。远岸斜阳光射雁,平沙激石浪惊鸥。一帆风顺达千里,东走长安轻荡舟”。
  灞陵桥除了有较高的建筑科学、艺术、历史价值外,对当地的经济、文化生活也有相当的促进作用。近年开辟的以桥为中心的“灞陵公园”,不仅是城镇居民休闲娱乐怡情享受 的场所,更是外来游人学者观光探奇的必到之地。灞陵主题公园不仅因桥名闻遐迩,更由于她在硬件设施的配置上已达到国家AA级标准而成为目前全国最小的2A级袖珍型公园。
  近20年来,“中国廊桥”在甘肃省电视台、定西电视台和渭源电视台先后长时间充任“台标”;省内外国内外新闻媒体、地理建筑等专著,中国“国家公园”刊物《风景名胜》、北京的《旅游》杂志、影集画册、挂历诗文及广告招牌画面中,均有她的倩影和简介。灞陵木桥对当地、定西乃至甘肃的经济、文化、旅游产业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无论恬静柔美的春天,苍翠欲滴的盛夏,还是明净如妆的金秋,惨淡酣睡的寒冬,灞陵桥总是以她多韵的风姿妆点着西部“香格里拉”渭河源的风光。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差,就请您
      0%(0)

相关资料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查分试用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中老年朋友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