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渭河之源渭源当今

访西路军研究专家麻琨

作者:王长华  来源:定西日报  发布/更新时间:2019-02-18 09:09:29

秉持司马春秋笔 再赋西征悲壮歌

——访西路军研究专家麻琨

   【按:从微信中惊悉西路军历史研究著名专家、中共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离休干部、兰州西路军研究会名誉会长麻琨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13日不幸逝世,享年90岁。麻琨老师是西路军历史研究的开拓者,是成果累累的西路军历史学者。震惊之余,我心中格外难受,与麻琨先生相识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记得我任渭源二中校长期间,曹念平书记曾约我一起到他在上湾的乡下老家去看望他,也曾到兰州家里拜访过他。后来他来二中,给了我一套他编著的《悲壮的征程》,是上下册,厚厚的两本。我读完之后二中的老师们轮流读,传到哪里了也不知道了,没有保存下来是个遗憾。2010年,老先生来渭源,还找到我一起叙旧……麻琨老师!您就是人间那个历经天磨,不屈不挠的铁汉!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现找出2011年12月22日本站转载的王长华的文章《秉持司马春秋笔,再赋西征悲壮歌——访西路军研究专家麻琨》,更新时间再次发布,以表对老先生的纪念。——陈具才】

  每当人类为新生活开辟通道时,其代价总是牺牲自己最优秀的儿女。——题记

  2011年8月底,当笔者在甘肃省委家属院麻琨先生的家里,手捧先生编著的《悲壮的征程》上、下两册书时,油然而生出一种庄严、肃穆和沉重。

  这本20年前就已出版的书籍,现在纸质已经发黄。而本书的主要编写者麻琨先生,今年正好八十高龄。

  《悲壮的征程》:再赋西征悲壮歌

  《悲壮的征程》一书是从征集到的300余万字的西路军资料中,经分析、鉴别、核实、筛选后编纂的。本书收入了大量的文章和珍贵的图片,全景式地再现了当年西路军征战河西的悲壮历程。本书收入的回忆录,都具有代表性,其中一部分还是第一次发表。

  《悲壮的征程》由麻琨、牟慧芬编著,全书上、下册,共73万多字,由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年12月出版,印数9000册,甘肃新华书店发行。

  该书在全国来说,是最早为被否定的西路军历史公开正名的一本书,受到李先念、徐向前办公室和红四方面军战史办公室的来信赞扬。但是,该书在出版过程中所经受的艰辛与曲折,有许多一言难尽的背后故事……

  该书获全国北方15省、市、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图书二等奖;获甘肃省社会科学最高奖三等奖;被甘肃人民出版社评为优秀图书。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甘肃电视台、《甘肃日报》等媒体报道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为澄清西路军的历史起到了正本、清源、释疑、解惑的作用。

  西路军研究:廓清迷雾,还原真实

  如果说编著《悲壮的征程》一书是麻琨先生在西路军研究方面所取得的最辉煌的成果的话,那么,他与牟慧芬、安永香同心同德,团结一心,20多年致力于西路军战史研究,共同合作撰稿的重要论文,发表于各种报刊,则是对西路军研究的进一步深化。

  《研究西路军史应该实事求是——与张嘉选同志商榷》原载于《甘肃社会科学》1991年第3期,后被《新华文摘》1991年第8期转载,该文还获得甘肃中共党史学会论文一等奖。

  本文是针对《甘肃社会科学》1990年第5期发表的张嘉选所著《红军西路军史研究中有关问题再探讨》一文而写的商榷文章。

  麻琨先生在列举了大量历史资料,否定了张嘉选文章中的错误观点后进一步指出,研究历史应该保持一种极为审慎的态度:

  研究历史,决不能不顾基本事实。任何历史,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发展过程而言,总是由当时条件下的一些互相联系着的基本事实构成的,从来就没有离开事实的抽象历史,也没有离开历史的具体事实。在拜读《再探讨》一文中,我们认为,文章之所以得出那样的结论,一是没有占有大量的史料;二是在引述的有限史料中,也是取其一点,不顾全面;三是结论应该来源于对历史的研究,而不应该先入为主,带着结论去研究历史。

  《西路军在当时党的总体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一文载于《辉煌的史诗--中国共产党七十年光辉历程》一书。该书由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中共甘肃省委党史委、中共甘肃省委党校、中共甘肃省党史学会主编,1992年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该文获得甘肃社会科学最高奖“佳作奖”及红四方面军川陕革命根据地历史学会优秀论文奖。该文指出:

  探讨西路军的种种问题,应当结合当时的整体历史来进行。西路军的前前后后,正是我党处在从国共对抗到国共合作,从国内战争到民族战争的重大转折时期。在这样一个剧烈变动的大的环境中,西路军由北进宁夏改为西进新疆,由策应河东红军的战略转移到配合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都是我党那时候整体战略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它与当时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综合起来,影响了中国革命的进程。如果离开这个整体,把西路军与当时的历史环境割裂开来,孤立地去观察西路军的行动,难免产生不合实际因而也难能公正的认识。

  同时应该看到,西路军的失败,是为全局的、整体的胜利做出的牺牲,西路军为实现党的战略目的竭尽了全力,对中国革命做出了无私奉献。西路军的历史功绩是巨大的,西路军牺牲的烈士应千古留名,永垂不朽!

  《悲壮的征程》一文,在《党的建设》1990年第1期至第6期上连载,全文共25800多字。正如刊物编辑所加的按语中所说:“……一个时期以来,为共和国的诞生而前赴后继、英勇不屈、无私奉献、不畏困难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被一些人淡忘了。本刊从这期开始连载记述红西路军将士浴血奋战于河西走廊的《悲壮的征程》一文,旨在倡导:不仅缔造新中国需要这种精神,而且在今天改革开放,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仍然要讲这种革命精神发扬光大。”

  《红军在甘肃建立的苏维埃政权述论》一文,与赫玉屏合作,刊载于《甘肃社会科学》1988年第1期。

  文章指出,红军在甘肃建立的苏维埃政权,在红军长征史上是不可抹杀的重要一笔,更是甘肃地方党史上值得浓墨重彩记述的一笔。尽管这些红色政权没有存在和发展下去,在历史上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它所显示的现实作用、革命功绩和历史意义却是十分重大的。

  红军的到来,犹如一股春风,吹遍了甘肃大地,使闭塞沉睡的甘肃人民呼吸到了革命的清新气息,目睹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光辉形象;各级苏维埃政权为中国工农红军提供了大量的物质支援;各级苏维埃政权动员青年积极参加红军,壮大了革命的声威,增添了革命的力量;在少数民族聚集地区建立革命组织,体现了党的民族政策,宣传了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扩大了党和红军在少数民族中的影响;各级革命政权的建立,锻炼了一大批革命骨干,也为甘肃人民尔后开展的抗日救亡运动和解放战争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追寻辉煌悲壮的岁月——红西路军老战士访问记》刊载于《党史风华》1994年第4期。为了挖掘有关西路军的史料,1986年夏天,麻琨和安永香等同志,来到川陕、鄂豫皖革命老区,走访了当年流散回乡和先后回到革命队伍的原西路军老红军200多人,本文就是这次访问的结果。

  麻琨在文末饱含深情地写道:

  曾经被鲜血浸染,阅尽了人间沧桑的河西走廊,凝固了红军老战士崇高的灵魂。翻阅采访红军老战士血与泪的笔录,追忆与流落红军老战士的长谈,常常不禁怆然泪下,引入历史的深处。一支从南方土地革命战争中冲杀出来的钢铁队伍,惨遭失败,悲壮惨烈的情境深重地刻在我们的脑海里,冲击着我们的心扉。追思那永不泯灭的悲壮,它永远是一部无与伦比的史诗,世世代代人缅怀和沉思的巨篇。先烈们的精神和红军的信念,将是人类拼搏和奋进的坚实力量。

  《绵绵祁连情——怀念李先念主席与西路军》刊载于《金秋》杂志1997年第5期。文章深情地回忆了李先念同志率领西路军将士浴血河西的壮烈情景,以及为恢复西路军荣誉而做出的艰苦努力,并指出今天研究西路军历史的现实意义,是要牢牢记住祁连雪峰、河西走廊,这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浇灌的土地,我们要把她建设得更好更美,以告慰先烈,告慰忠魂。

  《透视长征终结点——兼析红西路军对长征的贡献》是参加青海省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学术理论研讨会的论文,后收入《弘扬长征精神——构建和谐社会》一书,该书于2007年8月,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本文独辟蹊径,提出了有别于流行观点的独到看法,使读者对红军长征的终结点和红西路军对长征的贡献有了全新的认识:

  从三军会师到“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应是长征的最后阶段。三军会师是长征进入最后胜利的开始,也就是由量变到质变的第一步。“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是红军为贯彻执行党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路线艰苦征战两年多结出的硕果,应该是长征的终结点。从军事战略的具体标准判定,长征终结点就是1936年12月25日“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从军事地理的具体标准判定,长征终结点就在陕甘宁边区与河西走廊两地。虽然西路军失败了,但却促进了全面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进一步完善形成。中国工农红军艰苦卓绝的长征积极战略转移,最终换来了内战基本停止和全面抗战的开始。

  另外,还有《满腔热血为中华——略述抗日救亡期间甘肃去陕甘宁边区的进步青年和进步人士》刊载于《百年潮》西部特刊2009年4月的第26期。

  陇中子弟志何壮

  《陇中子弟志何壮——记甘南农民武装起义中的刘余生、刘鸣两兄弟》刊载于《百年潮》西部特刊2005年第1期。

  文章指出,1943年发生的甘南农民武装起义,虽然在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残酷镇压下归于失败,但它震撼了国民党在甘肃的反动统治,在客观上有力地支援了陕甘宁边区反围攻的伟大斗争,为陇右地下党的大发展打下雄厚的基础,它实际上是甘肃民主革命的一场预演,有重大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在这次农民起义中,刘余生、刘鸣两兄弟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刘鸣在起义失败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刘余生劫后余生到达延安,向党中央、西北局报告起义经过,后一度担任甘肃省党内外的重要职务。

  《李友三的三友情怀——记民国时期临洮爱国进步人士李友三先生二三事》刊载于《百年潮》西部特刊2005年第4期。

  李友三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临洮有相当影响和知名度的人。他名友三,实乃有“三友”:友商、友教、友农民起义,也因后者落下杀身之祸。1943年8月,他被国民党反动军队杀害于会川(原官堡)的蛤蟆石滩,时年44岁。

  在文章末尾,麻琨对李友三先生的壮志未酬身先死深感惋惜:

  由一位旧军人成为一位颇具雄心的商人,同时也是愿为地方兴办教育事业尽心竭力的‘友教’名人;由一位了解民情、体察民意的最底层职员,最好到同情支持农民武装起义,进而期望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工作。大事未成,中途遇难。岂不痛撼!

  为了使甘肃临洮籍红西路军高级将领李彩云同志的沉冤得到彻底昭雪,多年来,麻琨先生不遗余力,搜集资料,反复调查研究,写出了一系列文章,为李彩云冤案的昭雪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沉冤昭雪,英名永存——记红军将领李彩云烈士》刊载于《党的建设》1993年第4期;

  《历史记着您——李彩云》刊载于中共辽宁省委机关刊物《共产党员》1994年第2期;

  《李彩云将军——历史记着您的名字》分9次连载于1993年5月至6月期间的《定西报》;

  《李彩云烈士》刊载于1997年3月的《临洮文史资料》第1期和中央民政部红军烈士传集。

  李彩云同志如果地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了。

  另外,麻琨、吴刚先生主编了甘南农民武装起义中的刘余生、刘鸣两兄弟生前留下来的文集手稿《血花集》,并为之撰写了前言,题为《血花泪花皆为振兴中华》,《血花集》也即将由甘肃文化出版社出版。

  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着花

  多年来,麻琨先生还参与和主持编辑了一些大型文献,为甘肃党史、地方史、红西路军史的编写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担任《中共甘肃党史大事记》(1919年5月——1949年12月)副主编,本书1990年6月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获甘肃社会科学最高奖三等奖、中共甘肃党史学会一等奖;

  担任《中共甘肃历史丰碑录》副主编,本书1991年7月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获甘肃社会科学最高奖三等奖、中共甘肃党史学会一等奖;

  担任《甘肃大辞典》常务编委、责任编辑。从1994年9月,麻琨开始参与编辑组稿、审稿、校订,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克服重重困难,坚持6年的编辑工作,2000年3月,本书由甘肃文化出版社出版;

  担任《中共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上、下册副主编,本书2004年7月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获甘肃省党史学科优秀成果一等奖;

  担任《中共工农红军西路军•回忆录卷》上、下册副主编,本书2004年11月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

  担任《中共工农红军西路军•调查研究卷》副主编,该书已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

  粗略算来,麻琨先生撰写的文章达15篇,共计114600余字;编著8册12本,共计680万字。

  这些文章和编著,不知凝结了麻琨先生多少心血和汗水!

  在繁重的工作之余,麻琨先生还攻读老年大学,学习书法、绘画,创作了不少书法和国画作品。

  书法作品各一幅被《世界书法家大画册》、《丝路墨丛》、《渭源书画集》收录;

  国画作品《峡山烟云》、《云横秦岭》发表于《甘肃日报》;《祁连深处》、《山峡寄情》、《九曲黄河》发表于《兰州晚报》。

  ……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以司马迁为代表的中国史家,他们的最为可贵之处,就在于没有“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那种精神状态,其“不阿世,不迎俗,不以成败论英雄,不以荣辱定是非”的写史笔法,正是中国史家的最优良传统。

  麻琨先生正是秉持了这一优秀的史家精神,以春秋之笔,为世人澄清和还原了一段又一段被遮蔽的历史。

  顾炎武有诗云: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着花。

  这正是耄耋之年的麻琨先生的精神写照。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资料差,就请您
      0%(0)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查分试用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